周日. 8月 1st, 2021

(一)印象

《鼠疫》这本小说给我的第一印象是真实,第一次读它是在新冠肺炎疫情刚爆发的时候。

加缪在开头就引用了丹尼尔·笛福的话,“用另一种囚禁生活来描述某一种囚禁生活,用虚构的故事来陈述真事,两者皆可取”。文中又提到,薄荷糖可以抗鼠疫,它的货存一抢而空,正如口罩的预防功能,也短时售罄。

通过一种生活去描绘另一种生活,以局外人的身份来解读自己所处的社会以及生活状态。全文充斥着荒谬,夹杂着人性的善与恶,还有所谓的英雄主义,残酷的现实中夹杂着对美好的愿想,在死亡面前,除了放弃挣扎,还有抗争与希望。

理智胜过感情,人情道义胜过对惨死的恐惧,也没有什么大义凛然,不过是接受现实后仍然热爱这个世界,还有所处的生活罢了。


在灾难面前谁都别想置身事外。无论是城里的人还是城外的人,无论是医生还是患者,无论是高管市政人员还是底层平民百姓,无关身份与职业。

医生伯纳德·李尔:致力于抗疫工作,却没办法顾及不在身边的病弱的妻子,疫情告一段落的时候收到了妻子病逝的消息。见证了太多人的死亡,愤怒,许是对生离死别的痛苦习以为常了,对于妻子的离开也没有表现得过于悲伤。

其实,他才是最需要挣扎的人。见证者,记录者,倾听者,拯救者,因为面对不同的人而拥有许多身份,但身份对于他来说既是责任也是累赘,责任意味着有舍弃,舍弃了个人感情;累赘意味着阻碍,阻隔了他陪在妻子身边。

神父潘尼洛:忠诚的基督教信徒,参与了动员群众了解鼠疫,正视鼠疫的宣讲活动,但愚昧的信仰使他逃避自己的病情,基于原则与身份,他认为不需要医生,最终离世。

新闻记者蓝伯:认为自己是俄兰城的局外人,一心想要逃离这里,在经历了两次逃跑计划中发生的不顺心后,选择了留下来协助李尔共同参与抗疫工作,最后和爱人再次相见。

商人柯塔:推销酒类的代理商,性情孤僻且多疑,自由主义者。参与过走私活动,贩卖过劣酒,在鼠疫泛滥的时期,赚黑心钱。

市政府职员约瑟夫·格兰:写文章,从文字里看出他对美好的向往。

西班牙舞者尚·塔霍:隐瞒所有人自己身患鼠疫的事实,与李尔医生参与抗疫工作,最后去世了。一个病人居然想要挽留其他同类病人,确实有点荒谬,如果说自己本就是个弱势群体,还扬言成为别人的救世主,这算得上是英雄主义吗?

罗曼罗兰曾说过,“真正的英雄主义,是看透了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塔霍明知道自己身患鼠疫,生命不会太长久,但在最后的关头依然与鼠疫抗争,争取活下来的机会,即便最后失败了,他还是赢了。

英雄不论输赢的结果,而在于他如何获取赢的过程。

门房密歇尔先生:他的死亡代表了鼠疫爆发的预兆,是新阶段的开始。

贾桂斯:检察官奥铜的儿子,感染上了鼠疫,与同一间病房的其他人不同的是,他是唯一一个没有放弃,始终用微小的力量与鼠疫抗争的人。幼小的身躯即便深陷痛苦之中,也勇敢地为活下来坚持到底。

(二)思考

没有一场灾难是无辜的,正如灾难爆发之际,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所有的事情背后都有着剪不断的关系网。谣言,传闻,怀疑,挣扎,人们的防线在一点一点地被击垮,当局者迷,当真相暴露于众的时候,终于清醒过来了。

当地的报纸大肆报道耗子的事,对这种热病的事却只字不提。因为耗子死在街上,人死在屋里,报纸只关心他们看得见的事。

看不见不代表不存在,换句话来说,似乎只有死亡才能够引起人们的重视,这是社会的可悲之处,但可悲的不是这个社会,而是生存在社会上的人们有着愚昧无知的观念。

灾难不是毫无预兆,当它真切地降临到我们身边,甚至是我们亲近的人身上,才开始有所察觉,那么近,近到不容忽视的地步。

起初,无人注意到这场灾难,或者说他们都在以另一种方式逃避。

省政府有所察觉却闭口不提“鼠疫”二字,医生心中有惑却怯于证实,对于病名的恐惧占据了人们的理智,恐慌,混乱,迷茫,怯懦,矛盾……在疫病面前束手无策,一方面害怕引起民众的恐慌,另一方面极度渴望抗疫药物的研发。

医生的态度就是用事实说话,站在大家的立场上来讲话,而不是用感性的言辞去代替理性的分析。即便是生活在一种被隔离的状态,也要坚持医生该有的本职。

而记者,对于所报道的事件不应当有所隐瞒,即便是鼠疫之于民众生活有影响,因为事实就是真实存在的客观现象。

另外,任何待在这座被鼠疫阴影笼罩下的俄兰城的人们,都想逃离这个是非之地,“大难临头各自飞”说的就是人性,在灾难面前,人性会偏袒自己,而舍弃无关紧要的人。

但鼠疫会无限扩散至外围,逃是没有用的,唯有面对。李尔医生后来终于等到了省政府下发的封城令,抗疫才刚开始。

灾难不是一个人的事。生命在一切疫病面前都显得脆弱且苍白无力,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而一群人的力量是无穷的,当所有人都在为同一件事努力着的时候,整个宇宙都会来帮忙,这就是所谓的磁场效应。

从开始的相互猜疑,拼命逃离,到接受事实,共同抗争,人性是罪恶与善良的矛盾综合体。

正如小说中写到的,“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也没必要为了别人而被剥夺”,但站在人道主义的角度上,善良似乎占了上风,而记者蓝伯在两次的逃跑计划中终于淡化了对逃离的渴望,转而投入到鼠疫的营救工作中,最后也与爱人再次相见,劫后余生体味幸福。

在死亡的边缘寻求幸福,过程很苦,结局很美。在与死神的抗争中,追求幸福是身处灾难中的人们的动力,唯有坚持,才能让我们走得更远。

我们无法预料灾难与明天哪一个会先到来,但,即便现在就是灾难现场,我们也应该对未来有所憧憬,期待不久而至的幸福。

   
 摸鱼堡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转自:http://moyubao.net/reader/918/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