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四. 10月 21st, 2021

作者:挨宰的鸡
链接:https://www.jianshu.com/p/9fe0a8b0696c
来源:简书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韦恩捡起堆满灰尘的布袋,里面连一块金币也没有,四周的蚂蚁饥饿地啃食着地上的血迹,这间木屋的主人正直坐在椅子上,双手垂直在大腿两侧,头微后仰,枪口在额头上留下了一个大口,几只飞虫时不时停在里面,它们品尝到淌在洞里鲜甜的血,舍不得离开。韦恩挥手把那些飞虫赶走,用手指摁住死人的额头,凑近看了一眼。他没有产生恶心的不良反应,他习惯了死人的长相。

他掏出一叠通缉令,来回翻动,看到其中一张上的脸,他迟疑了一下,又看了看在椅子上的人,他将那一张通缉令塞到衣服右侧的口袋,背起那个死人,走出木屋。韦恩的马还挺强壮的,韦恩甚至高不过它,它看到韦恩又一次扛着死人,它发出高频的叫声,像在嘲讽这个小矮个子,韦恩没当一回事,所有人都会朝着他发出这样的声音,当他一次又一次拖着死人到警局换赏金的时候,酒馆门口的牛奶,镇上的警长,甚至是刚结束工作的妓女,他听到的都是同样的声音。他把英勇的牛仔们当成上帝,他们终结了匪徒的生命,并且他可以以此来得到不俗的金币,他能过活下来,填饱肚子,是上帝赐予的,但上帝同样有权利收回他的生命。

他牵着马,马上驮着那具尸体,准确的说,驮着的是金币,来到了距离最近的一座镇上。警局前空荡荡的,风扬起的沙子吹到韦恩的脸上,汗把它们粘住了,韦恩用小刀划破自己的拇指,在脸上划了一道血渍,又用另一只手使劲从大拇指那个针孔般大小的口子挤出一点血,抹在衣服上。他仿佛化身上帝,走进警局,用力把口袋里的通缉令拍在桌上,吵醒了正在打呼噜的警长。韦恩把尸体交给了警长,同时得到了一袋满满的金币,他从未感受过这样的份量,他今晚打算在镇上的酒馆喝醉,然后再到妓院过夜,他一边走出警局,眼睛不断往下瞥,盯着自己手里攥着的金币。

他被撞倒在地上,金币洒了出来,他没顾着抬头看看到底是谁打翻了他的金币,快速地用双手把金币捞回他的身边。韦恩面前出现在一大块的阴影,把他笼罩住,他双手捧着金币抬头看,是一个高大的男人,左手提着一个长方形的大箱子。他向后挪了挪自己吓坏了的屁股,才发现那不是箱子,这个男人手里提着一个大棺材,他像是没有注意到矮小的韦恩,从他的身上跨过,把一张通缉令重重拍在桌上,警长迟疑了片刻,又看着棺材里的尸体,他跟那个男人说了些什么,韦恩看到警长的嘴巴在动,眼睛直勾勾看着他,而那个男人的眼睛则盯着韦恩扛来的尸体。两人结束了对话,那个男人没有从警局得到金币,他提着棺材消失了。韦恩捧着硬币,牵着马,正要找一家旅馆好好数数他的金币,顺便休息。

他到了旅馆门口,把马拴好。顿时眼前一片漆黑,韦恩倒在了地上。他朦胧地看到自己的马在舔舐着他的额头,一块阴影逐渐笼罩他,他的眼前又一片漆黑,他被抬起,到了一个黑窟窿,缓慢移动,马的叫声越来越远,他握了握拳头,发现金币不见了,但可以听到外面有着金币在口袋里晃动的声音,多么悦耳。他还没来得及享受这些金币,生命就已经被上帝收回了,他也认命,因为欺骗上帝是重罪。

韦恩死前向上帝祈祷,他也想要在腰间佩一把枪。

   
 摸鱼堡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转自:http://moyubao.net/reader/621/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