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 8月 1st, 2021

作者:挨宰的鸡
链接:https://www.jianshu.com/p/8e99f8a6e171
来源:简书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在大多数人眼里,马克的体型让他们感到害怕,他们没办法跟马克坐在同一张沙发上,否则就像会吃人的沼泽,他们不断往上爬,但不断在下陷。马克在学生时期永远是单人单桌,他不会去食堂,总是能从比他屁股小上一倍的书包里掏出两盒便当,有时候还会多一盒米饭。同学们称呼他“大马克”,在跟他的交流中,不敢出现肥、胖等字眼,他们够害怕这个大肉球,但好像除了肥和胖,大家跟他没什么好说的。

马克跟妻子诉说着他在学生时期所遭受的校园生活,他说他是孤单的,是寂寞的,是无法忍受的。对,无法忍受,所以他后来退学了,起初想要去健身房减肥锻炼,但因为健身房的距离太远,他走不了这么长的路,甚至下楼梯都费劲,也放弃了。他就去了一次健身房,认识了他现在的妻子,她是一个独立画家,专注于人体素描,于是请求马克当她的模特,还给了马克一笔丰厚的报酬,两人从此开始了交集,她的妻子每天对着他的裸体发呆,马克的脖子像过期的火腿罐头,时不时还会冒出一些汁水,他的乳房垂到了肚脐眼的位置,虽然看不见他的肚脐眼,被厚厚的肥膘掩着。他的手臂与腿长得很像,并且体毛旺盛,简直像一只残暴的猿猴首领。

在他妻子要开办画展的前一年,两人坠入爱河,结婚了。马克下决心要瘦下来,因为他的体型,给两人的婚姻生活带来了许多困扰。他是那么的幸运,娶了一个贤惠的妻子,她每天在家里,除了画画就是照顾马克,给他做饭吃。满满一桌的脂肪,烘烤得流油的猪肉,半生的牛肉,还有加厚加双层芝士的比萨。他的体重又在不断的增长,妻子不但没有嫌弃,还认为这样的马克让她更有安全感。

妻子的房间时常锁着门,房间里贴满了她的画作。都是人体赤裸的素描,有刚出生的婴儿,还在医生的手里,身上沾满了血,有一个乞丐,他把脚被在头上,地上放着一个吃了一半的面包,已经发黑了,还有一个瘦骨嶙峋的老人,闭着眼睛坐在摇椅上,拐杖挺直地靠在椅子边上。

妻子听着马克的倾诉,看着他。马克一边说,一边撕着刚出炉的烤鸡,鸡腿的油从他的指尖顺着滑下,滴在地上,留下一滩水,引来了许多苍蝇在顶上打转。马克啃完了这个鸡腿,就在他刚想像平时一样塞到嘴里吮吸骨头,头往前伸了一下,作出呕吐的反应,头砸在了装着烤鸡的盘子上。

第二天的画展,马克的妻子盛装出席,穿着一袭黑色的长裙,头戴白色礼帽,来回在画廊走着。在画廊的尽头,有一幅画特别裱了起来,画里是一个赤身裸体的胖子,头趴在餐桌上,边上有一盘烤鸡,两手垂直在身体两侧,在他脖子背后深深插着一把刀,但没有一点的血溢出,只有一些汁水渗出,上面有几只蝇子在打转。画的名字叫:《大马克》

   
 摸鱼堡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转自:http://moyubao.net/reader/618/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