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 2月 8th, 2023

各种场所无需查验48h核酸的政策出台之后,保定的热血之风很快席卷了北京,上上周还在开开心心浪的我,也没逃过第一波阳。刚好从上周一到周日,完整经历了阳到阴的过程,感谢每一位送来关心、互相交流病情的朋友,愿病魔退散。

上上周末我就开始陷入自我怀疑,总觉得自己阳了,果不其然,还是中了。

周一早上刚睡醒,就觉得浑身酸痛,不过想到前一天晚上活动量巨大,再加上喝了奶茶睡的太晚,可能没休息好,于是没想太多。直到上午开完会,渐渐觉得轻微头疼,本着怀疑的心态去楼下同仁堂买了一支体温计。结账的时候听到旁边有人问,还有没有连花清瘟卖啊,店员摆摆手说没有没有,不仅店里没有,连我们自己都买不到啊。

最近外卖速度巨慢,我想着这个时间点外卖也来不及了,就去附近的庆丰包子买了个午饭带回家吃。吃了几口包子,我感觉越来越不对劲了,可以说是完全没有胃口,虽然它的确不好吃。测了体温36.5,还是正常的。

饭后,我的头疼逐渐加剧,于是请了个假躺下休息,这时我还觉得有可能是昨天太累了,想着睡一觉起来再量体温试试。醒了感觉额头热热的,头疼依旧不减,测了下体温37.8,不得不接受现实,很可能已经阳了。不过当时我手上没有抗原,再加上好多天没做核酸,还没法确定。然而舞蹈室的钥匙还在我手里,我赶紧爬起来穿衣服准备把钥匙放回去,风好大,骑车的时候屁股酸的要命。

神奇的是,骑车的时我发现自己对环境的感知似乎更敏锐了,不知是因为发热,还是被寒风吹的。周遭的声音虽然是重叠交错在一起,却听起来格外清晰分明,我甚至能分辨出自己的心跳;夜幕中车水马龙的路面,眼花缭乱的车灯红绿灯甚至外卖员电动车上的手机光亮,不分详略地一股脑塞进我的眼睛里。

回来顺便取了快递,正好是我妈妈从老家寄来的各种药,真是赶巧了,刚到就可以派上用场。桌上的桃罐头也是很及时,正是礼拜天晚上朋友送的。

我继续蜷缩在被窝里,头疼最明显的感觉可以具象化为“重”,感觉自己的头仿佛重了一倍,随便动一动里面的零件都似乎在晃荡,跟不上头的移动,还傻乎乎的拖后腿。

最令人恼火的是这根花了八块钱买的体温计,测了之后根本甩不回去,我把手腕都甩酸了,它的刻度依旧纹丝不动。

不过整个晚上我不用测也知道体温没有降下来,凌晨那会我吃了一片复方对乙酰氨基酚片,药盒已经发黄了,是我读研时有次发烧买的,当时烧的比这次高多了,下床差点摔下去。本来我妈给我寄了儿童版的布洛芬,不过我想着还是吃自己有把握的药更合适,果然用药半小时左右后,我明显感觉身体舒畅多了,额头也没那么热了。

周二早上醒来感觉头不热,也几乎不疼了,但是嗓子很难受,加上鼻塞的快要无法呼吸了,也就是从这时开始,纸巾消耗速度直线上升。下午我去做单管核酸,毕竟还是要确认一下究竟是阳了还是普通的感冒发烧,顺便给师兄寄药。我上午叫了两次闪送都无人接单,最后超时自动取消了,后来舍友告诉我可以叫顺丰同城,我试着下了一单,过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有好心人接单了,实在是供不应求。

海淀医院门口有一个专门做单管鼻拭子的核酸点,需要凭混管异常的短信才能做,我这个情况显然不在范围内,毕竟我曾经收到的混阳的短信已经过去一周多了,早就不作数了。我跟人家说我现在有症状,后来给她看了那个老旧的短信,最终还是给了我一个管让我去做了。出了这趟门,感觉非常累,而且呼吸的时候气短,回来缓了好一会才不喘粗气了。

周三的症状还是嗓子疼,不断的流鼻涕,一到晚上会时不时地头疼。

中午单管结果出了,短信通知我是阳性,还可以凭这条短信几天后去再做单管查验是否转阴。离谱的是,我打开北京健康宝,上面还赫然显示着绿码核酸8天,显然北京数据统计的新增里没有我,体验红码的愿望也未遂。

晚上头发实在太痒,我就在卫生间用盆打水洗了个头,可能因为洗完隔了一会才吹头发,导致第二天症状有些反弹,头疼低烧又开始了,我又请了假,这一整天除了吃饭都在床上昏昏沉沉,睡的昼夜不分,还伴随着好些个模糊怪异的梦。

下午我姐寄的快递到了,雪中送炭的十支抗原,相当珍贵了。我打开了一个测了,有点意外的是T线比C线的颜色更轻更细,而且T线是滴上去过了几分钟才逐渐显现出来,约莫着是我体内病毒量不大,所以试纸敏感度不高。

周五醒过来觉得有所好转,最起码头不疼,身上也不是很乏力。不过无奈的是,我擤鼻涕几乎停不下来,用纸巾的速度越来越快,垃圾桶里满满都是白色的纸团,嗓子里总有痰,偶尔还咳嗽几声。又测了一支抗原,依然还是有浅浅的T线。

周六比周五状态又好多了,抗原仍然呈弱阳,除了无休止的流鼻涕和咳嗽之外,体力也稍微恢复了些,不过不巧的是赶上了大姨妈,很快又开始困乏。周日中午测了抗原只显示一道杠,第七天成功转阴。下午睡了一大觉,醒来有种不知何时何地的感觉,但是狠狠地解了乏。

七天成功转阴,未经历高烧和传说中的刀片割嗓子,实属幸运,不过流鼻涕和咳嗽的症状还在持续,约莫是身体在继续排出残存的病毒。阳的这一周运动量约等于零,卧床时间极长,也不知道长胖了多少。令我比较担心的是,体力目前仍然没有恢复正常,稍微动一动就容易喘的很重,怕不是要变成弱鸡。

   
 摸鱼堡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转自:http://moyubao.net/cat-words/5696/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