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 8月 1st, 2021

毫不夸张地说,几个月前(有时甚至是几年前)那些令人尴尬的时刻每天都在影响着我的生活。

当在特易购(Tesco)买酸奶的时候,我会突然会感到强烈的不适,过去的某个痛苦时刻重现眼前。那种生动的回顾感仿佛身临其境,我冷汗涔涔,呼吸困难,仿佛有沸腾的液体灌入我的鞋子并正在灼烧。

这一切以我僵立在商品架之间的过道里告终,浑身发热,就像一条从壁炉里刚刚拔出的烧火棍,那些陈年旧耻一次又一次涌上心头。那些在我年纪尚轻,行事笨拙的时候说过的错话与做出的蠢事确实可以列数出一大堆,成为我的丢人时刻。

有时候,这些回忆也是傻乎乎的,尤其在我心情愉快的时候,它们不过是一点笑料。

就像某次,我的短裙卷了起来,下摆不小心塞进了紧身短衬裤里,而我对此毫无知觉,甚至好奇自己为什么一动就发出叭叭的声音,直到遇到几名好心路人对我抬抬下巴示意这件尴尬事,我才发现究竟发生了什么。还有一次是在一次研讨会上,前一晚喝多了兑可乐的伏特加,我打嗝打个不停。

但在其他的时候,那些令人尴尬的瞬间就像是露出利爪獠牙的猛兽,它们扑向我,在我即将要入睡的时候惊厥而起。

超过一年的居家办公让我一下有了许多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我意识到自己在回忆和细究这些已经过去的尴尬时刻上浪费了太多时间,我一遍又一遍地回顾当时发生的事情,还总试着去设想我本该做些什么来避免尴尬。

羞耻感远比舒适感来得更加强烈且反复,一旦陷入其中,我连出门散步的时候都不好意思从前门离开家。这些羞耻感深深地刺透皮囊,让我深刻地认识到,我并不是一个如假想中那样完美的、聪明的人。往往在这个时候,我的身体因此而紧绷,僵硬地坐在那,手头还在刷新浏览推特,同时在心里焦急地等待着羞耻感变得不那么尖锐,不那么令人不堪重负。

我知道我并不是唯一一个忍受这种情绪的人。还有很多人和我一样,我们都被社交焦虑所折磨,以至于对尴尬状况更加敏感,并在尽力回避可能会造成尴尬的每个瞬间。

然而很不幸,隔离环境让我有更多的时间去思考过去的桩桩件件,大事小事,没有新的回忆可以填补那些慵懒做着白日梦的黄昏。我发觉自己总在不自觉地间隔性扮鬼脸,从我溜达进夜店,却发现脚后跟上粘着一条厕纸的时候开始,到我不慎在舞池里因酒醉而呕吐,我都持续着这种状态。

因此,我想要知道我该如何度过漫长的一天,尤其是那些充满了尴尬状况的日子,我希望自己不再因放松警惕酿成尴尬境遇而止不住内疚自责。

我与心理医生弗洛丝·奈特聊几此事,弗洛丝是这方面的专家,这名英国医疗指南的创始总监用二十多年的时间来研究与理解我们身为人类的思想与感受,并得出一个结论:羞耻是人类经验的一部分

弗洛丝以她自己为例。在她还在读书的时候,一辆车在众目睽睽之下撞倒了她,那一刻她被羞耻与尴尬所淹没,那种强烈的感觉甚至超越了包括安全意识在内的所有情绪。她当时只有十三四岁,正是那种过分敏感的年纪。

“我认为,随着我们的成长,这种过分敏感的情绪肯定会降低,但我们在那个时刻已经意识到了自己会被他人关注,如果我们能对自己更加自信,或者更有建立自我价值的能力与抗性,我们所感受到的尴尬程度会更低一些。”

当提及我们该如何建立这种抗性,弗洛丝建议:“当感受到自己被尴尬所困扰的时候,请和一个友善且公正的人聊聊这种情绪。”

“当你在倾诉的时候,你会自己从这次事件与经历中迸发出力量。当你继续深入探讨的时候,你会意识到自己遭受的耻辱感与过去的尴尬已经对自己造成困扰的时候,去看看治疗师确实可以起到一定的帮助作用。你在其中探索现实到底会何去何从,毕竟,你是一个人,你会具备人类应有的一切,诸如事实、恐惧与臆想。在这种臆想中,你都控制不住这样想——‘每个人都在背后议论我,没有人喜欢我’或者各种类似的表述。一旦如此,你要确认这些都是自己的假想,自此便可增强自己的信念,并减轻恐惧带来的影响。”

对我来说,那些过去发生的、令我两颊发红的事情造成的影响过于极端。我都不会去看或者听让我产生任何联想的电视节目、电影和某段音乐。多年来,我一直不愿意去披萨速递店用餐,因为我在约克郡的一家披萨速递店里有过一段情绪大爆发的经历,这种社交失态时至今日都令我脚趾因尴尬而蜷曲。

当我写下这些的时候,我知道它听起来有点傻,我知道为了一段尴尬的往事从此放弃吃披萨是不值得的,也知道在某种程度上,我放大了自己的尴尬情绪,实际上发生的事情并没有这么严重,但我们该如何通透地理解这件事呢?

弗洛丝解释说,这种情况可以用“直升机定位”来解决。

“当你深度思考此事的时候,你能看到自己的本体独立出来,并且能从俯瞰视角观察到发生的事情。这无疑是重新审视那一刻的有效方法。”

当为客户看诊的时候,弗洛丝会探索“到底发生了什么,又因为什么会让你如此不舒服”,以此获得一个更清晰和能包容自己的视角。

我们的工作都有所进展,在此过程中自然免不了各种尴尬的想法,仅仅今天,为了写这篇文章,我的脑海中就至少五次浮现出突如其来的尴尬想法,它们令我哑口无言,手掌汗湿。

“在某种程度上,这样的尴尬时刻可以成为一个非常有用的、自我深度了解当地工具。”心理医生伊琳对英国新闻网(Unilad)解释说,这位医生同时在康复中心(WeCure)担任婚姻与家庭治疗师(MFT)、专业的心理创伤治疗师(EMDR)。伊琳表示,这些尴尬时刻教会我们更加谨慎,做出更好的决定,能够对他人抱有同理心,甚至更加有效地沟通

伊琳还为那些容易被尴尬所困扰的人说了许多好话,这让我也感到一丝慰藉。

“经常有人会告诉我们,不要被其他人的看法所困扰,当然这些都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然而,多想想积极因素也是很重要的。那些更容易感觉到尴尬的人,往往都是更关心他人想法、更值得信赖、更诚实的人。他们的倾向表现也更加真实可信。下次你被尴尬影响的时候,记得想起这意味着你是这样一个充满优点的人。

于我而言,我的梦想就是能在日常生活中漫步,不用担心被不停掀起的,名为“尴尬”的海浪溅湿。

为了明确讲清楚这些事情是如何影响我的,读者们,听听这个例子:我依旧不能在我第一个男朋友孩提时代居住的家附近遛狗,仅仅因为我害怕“我在十五岁的时候亲吻他的时间太长了,长到一切都开始变得奇怪”。

心理学博士塔拉·奎恩·西洛解释道:“重要的是,当我们想到某个导致尴尬的情境时,应当避免与复杂的想法情绪‘缠斗’。”

“我们可能因为这种情绪、身体感知变化与其他的联想而变得更加敏感。比如身体发热、脸红、汗流不止并呼吸急促,开始胡思乱想其他人也许正在嘲笑自己,或者以某种方式评价自己。”

塔拉博士认为,这是一个恶性循环:这一切发生以后,我们开始注意到这些症状的时候,试图有目的地避开这种情况,想要从这种尴尬的情况中抽身而去,甚至可能继续为自己制定生活法则,比如“我总是让人难堪”或者“大家都觉得我是个傻瓜”,这些将会对我们的情绪、自尊与自我价值产生影响。

对此,她给出了一些建议:

尝试不要回避你所担心的、会引发尴尬的情况,坦诚地理解自己的感受与正在经历的生理变化,并注意到你是如何因为这些症状而出现异常行动,如想要离开房间,说话语气更加急促等。

试着用鼻子吸气,用嘴呼气来减缓呼吸频率,试着做一些基础练习。比如你可以给周围你能看到或者听到的东西取个名字。

如果可以的话,开个玩笑也是个不错的选择。这通常可以让你身边的人也知道应该如何去应对尴尬状况。

就我个人而言,我也要经历漫长的治疗时光才能缓释自我,让自己不再终日咬紧牙关沉沦在真实的恐惧中,或者整天在谷歌上搜索“如何清除你大脑中的尴尬回忆”。

但是我们可以做很多其他的事情,稍稍扭转自己对生活中各种不可避免的错误所产生的消极情绪。把它们当作学习曲线而不是需要躲避的怪物,哪怕仅仅是意识到没有人可以一辈子保持冷静,都会对情绪处理大有裨益。

如果你正在忍受着这种痛苦的情绪,“不要痛苦生活”(CALM)组织随时为你提供帮助。一年365天,从下午5点到午夜,随时静候。国际号码08005858。如果你觉得对着电话倾诉会让你觉得不适,他们也提供微信聊天服务。

本文翻译自UNILAD,Psychiatrist Reveals How To Stop Dwelling On Past Awkward Moments

   
 摸鱼堡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转自:http://moyubao.net/anything/890/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