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 9月 26th, 2021

我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的诞生会引起如此多的关注,也不曾料想,会成为许多玩家难以割舍的陪伴。

你问我叫什么名字?我是谁不重要,因为跟我身世相似的兄弟数不胜数,我只是个代言人。我们诞生之际万众瞩目,大咖代言,风光无限,服务器开了一个又一个。

玩家们乐此不疲地探索着我创建的绚丽场景和奇妙任务。他们组建帮会和势力,为了变强努力肝副本,还有人隔三差五的充值。

为了让玩家一直有新鲜感,我的研发团队绞尽脑汁地设计新玩法,为了让玩家舍得打开钱包,我的策划团队琢磨了各种各样的活动,为了让玩家有归属感,我的美工团队设计了美轮美奂的场景、伴随玩家的宠物、家园和美美的时装。

刚开始的区服里,大家其乐融融,沉浸在对我的探索中,可是逐渐地,新服里的新玩家越来越少,老玩家涌入新区抱团,发言也很暴躁,让真正的新玩家难以融入。

随着玩家们等级的提升,游戏环境逐渐不那么纯净了。大量工作室涌入,成群结队的刷资源;帮派等级森严,氪金玩家就是人上人;嘴炮不断,让我不胜其烦。这有我自己的问题,因为没有人充值,我就不会继续活下去,玩家们竞争资源和排行,是我期望看到的。

这时的我享受了来自外界的关注,被宣传和推崇的感觉十分美妙。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团队统计到的新玩家数量越来越少了。新服还在按部就班地开通,但是总是原先的老玩家们在冲新区。

不知道为什么,运营团队发现玩家的怨气越来越重了。可我知道,为了保证营收,氪金活动常出,玩家们吃不消了。为了丰富游戏内容,新副本和任务不断迭代,他们觉得日常任务过于繁重。

不知道为什么,脱坑的人越来越多了。多少玩家的好友列表中,上线活跃的伙伴寥寥无几。我猜或许是出于好奇才尝试玩的,逐渐失去兴趣了,也许是现实生活太忙,不得不暂时抛弃游戏,更多的可能是玩腻了游戏,转战其他新游戏了。

几年后,我早已失去了昔日的光环。游戏内容随着一次次更新变得复杂,新职业层不出穷,哪怕有新玩家试图融入,也难以忍受如此长的养成过程。纵然还有所剩无几的老玩家眷恋着我,我也只是强弩之末了。我在公司的地位仍旧每况愈下,研发团队被调至新游戏中,我成为了弃子。

公司为了榨干我的最后一点价值,氪金活动更加频繁,而对玩家的意见置若罔闻。我不喜欢这种苟延残喘的状态。新研发的游戏上线在即,我的优化任务被无限期搁置,运营团队不得不敷衍一些公告向玩家表示歉意。

我端详着现在的自己,在各大游戏榜早已无甚热度,泯然众人。新推出的功能和花里胡哨的系统让我感到十分陌生,我原本是那么清爽纯净,如今变成了奇形怪状的大杂烩游戏,活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样子,臃肿不堪。

时隔很久,我又一次被新闻网站报道,标题是“曾经风靡全国的xx游戏,如今已人走茶凉”。我苦涩一笑,看看公司新上线的游戏们,意气风发,想说的话终究忍住了。他们不知,如今的我就是几年后的他们。

悲伤之余,我蛮感谢愿意继续支持我的老玩家们,你们习惯了在闲暇时间与我做伴,你们在我的世界里结识了很多好伙伴,你们难以割舍我与你们共塑的回忆。最后我想诚挚地跟你们说一声对不起,我自知命不久矣,只愿你们一切安好。

之所以写这篇文章,是因为觉得一款游戏从兴到衰的周期越来越短了。那些原本优秀的游戏机制被游戏公司捞钱至上的理念埋没,流水线的换皮游戏层出不穷,导致我不敢轻易接触新游戏了,才有了这番感慨。

   
 摸鱼堡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转自:http://moyubao.net/anything/3545/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