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四. 10月 21st, 2021

昨天跟司机约定,今早八点出发,直奔翡翠湖。

我们拿着行李出来上车,德令哈的雨下的还不小,凉飕飕的。司机跟我们说下了雨翡翠湖周围的路会比较泥泞,我们也做好了心理准备,雨天的翡翠湖景色可能会让人大失所望。

从德令哈到翡翠湖大概花费了两个半小时,下车的时候还有毛毛小雨,不打伞也无妨。

翡翠湖

由于天气原因,翡翠湖的小火车停运了,我们只能沿湖步行。

地上果然非常泥泞,小伙伴把旧鞋换上了,外面很冷,她还穿了条深蓝色秋裤,又套了一条灰色外裤,上身白色短T,下身蓝色碎花长裙,外面套着黑色风衣,肩上披着太阳光白色披肩。这一身穿搭非常前卫。

领先世界一百年的穿搭

天还是阴阴的,大片大片灰色的云朵,我们右手边的湖看起来灰蒙蒙的,仿佛被阴天夺又走了生机。左手边的湖稍微小一些,但是颜色看起来有翡翠的意思。

翡翠湖并不是天然形成的,而是开采矿产后留下的人造景观,它由几个零散且大小不一的湖组成。下面这个湖的颜色偏绿,能清晰地看到湖底凹凸不平且逐圈变深。

翡翠湖景色

后来返回入口的路上,天逐渐放晴了。拍出来的翡翠湖就好看了许多。碧绿的湖水上倒影着密集的云朵,层次分明。我们的心情也随着景色的变化而变好了,刚到的失望和寒冷由喜悦和温暖接替了。

翡翠湖

插叙一小段在青海这几天的高原反应。西宁的海拔大概2200米,刚到西宁的那天我发觉自己上厕所明显比以往频繁了。昨天前往青海湖,海拔3300米左右,在路上频频去厕所。不幸的是,青海湖附近太偏僻,公路上的厕所大多是旱厕,还有的要收费一元。

除此之外,偶尔会有些头痛,尤其是在脑袋快速转动或者动作幅度太大的时候。呼吸略微感觉不像平时一样轻松,走路太快的话会有点喘。

离开翡翠湖时已经下午一点多了,我们在往回走的时候司机还发微信说我们乐不思蜀,的确在这呆的久了点,肚子也饿了。

我们到了翡翠湖附近的小镇大柴旦吃了个午饭,这顿饭吃的还不错,总算是有了难得的素菜,还喝到了紫菜鸡蛋汤。

接下来就是漫长的车程,前往敦煌。路上我们去了两个景点,一个是南八仙(雅丹地貌),另一个是石油小镇。

在路上,窗外一直是山,褐色的山,光秃秃的,道路旁有些沙土地,生长着顽强的植物,一团一团的灰绿色,我忘记叫什么了,司机说只有骆驼才吃这种植物。而道路则是从险峻的群山之间开辟出来的,有时道路两侧是陡峭的石壁,被狠狠地切出两个斜面。不得不感叹通向西部和高原这种道路修建的困难。

南八仙

南八仙这个别称是为了纪念在考察雅丹地貌时不幸遇到自然灾害而殒命的八位女科考员的。由于上午下过雨,这里的土地还有些潮湿,跟想象中的地貌不一样。

南八仙(雅丹地貌)

我们在其中一个小山包上照了相,然后还看到了一队骑骆驼的游客,浓浓的大漠风情。

南八仙骑骆驼

石油小镇

有一说一,石油小镇是一个比较坑人的景点。这是一些影视剧的拍摄地,包括《九层妖塔》、《西风烈》,但是里面几乎都是残破的房屋、诡异的怪兽,不具有游玩价值。门票30,学生半价,倒是不贵,总体来说没有必要去逛。

我们坐观光车到了山腰部分,然后走了一段影视拍摄基地,拍了拍45度角杵在地上的公交车,会动会怪叫的丑陋怪兽,就匆匆离开了。

石油小镇

石油小镇位于哈萨克族的一个自治县,里面的工作人员都是深眼窝高鼻梁的少数民族,皮肤黝黑。

敦煌夜市

十点左右我们到了敦煌夜市,一行人早已饥肠辘辘。刚经过夜市牌匾,就瞧见许多烧烤店,外面摆了好多桌椅,还有两侧的店面。

我们近些天吃了太多牛羊肉,根本不考虑再吃这类清真的烧烤了。可是没想到路边这些戴着小帽的回族人就凑上来,一个劲儿的劝我们去吃。司机也不理他们,他们就粘着我们几个女生,我们紧跟着司机逃也似的走过了这条街。

敦煌夜市

右转之后,才到了真正的夜市小吃部分。有新疆人在买烤包子和馕,有卖面食的,卖烤串,卖酸奶,卖花甲粉的…我买了一碗面,又买了一份玫瑰圆子冰粉,还吃了点司机买的炕三拼。

回到酒店时,已经十一点多了。最后我们又是半夜两点多才熄灯。


到了西北这几天,我渐渐明白了东西部的经济差异来源。客观来说,海拔高本就不适合部分人居住,再加上气候干燥,土壤不肥沃,以及地形非平原,因而在水源、粮食、交通上都有天然的劣势。

   
 摸鱼堡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转自:http://moyubao.net/anything/2712/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