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四. 10月 21st, 2021

昨天睡得太晚,我们就计划今天晚一点起床,然后点个外卖当做午饭,吃完再去兵马俑。

坐上了602路公交车,半路突然有人话筒的声音,也不知车上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导游,她给乘客们讲解右手边的骊山,自己秦始皇陵墓为何建在此处,并且告诉大家去参观兵马俑一定要有讲解,不然相当于白去。

公交车上的讲解员
秦始皇帝陵博物馆

她说临潼原本是西安的一个县,后来升为区了,现在是临潼区。这一片有兵马俑,华清池,还可以乘坐缆车观赏骊山,都是耳熟能详的地方。我透过车窗望着远处绵延的骊山,听着讲解员机械地说着“秦始皇头枕金,脚踏玉”,想着秦始皇虽将陵墓建造在如此的金玉宝地,却无力保佑大秦的延续,反而二世而亡,也是讽刺。

到了秦始皇陵博物馆门口,我们试图寻找门票里包含的讲解。再三问路,才找到侧面广场里面的游客集散中心。交了三百块押金,我们在七号窗口拿到了对讲机的收听器和挂在耳朵上的耳机。

原来每个窗口有一个讲解员,每隔一段时间,攒了一部分游客,讲解员就带队去馆内参观和讲解。我们等了十分多钟,耳机里的声音突然变得特别大,应该就是我们的讲解员。她大概五十岁左右,个子小小的举着红色小旗子,她说自己姓赵,还给大伙留了电话号码方便联系。最后给大伙排上序号,我们三个是七号家庭。

兵马俑导游

她给我们大声说着有关陕西,有关兵马俑的东西。她说“陕西导游三分腿,七分嘴,北京导游三分嘴,七分腿”。陕西导游得能把死的说活,把这些古老的遗迹和它们的历史呈现给游客们。

本来买的是学生票半价60块,结果到了检票处被告知研究生不享受优惠(=゚Д゚=)。然后我们就不得不杵在检票口退了学生票,重新买了成人票。为了追上导游,我们还坐了单价5元的电瓶车到达第二个检票口。

总算是在耳机里听到熟悉的声音,七号家庭也归队了。我们在赵导的带领下先进入一号坑。

西安兵马俑

1号坑面积非常非常大,忘记是有几个标准足球场那么大了。仔细看这些陶俑,它们的面目表情,姿态和身材都各不相同。赵姨说“七号窗口的嘉宾站在这前面看,我在后面给你们讲”。“这些造俑的工匠互相参考,每只陶俑都神态各异”。

神态各异的兵俑

在前面部分的陶俑大部分是拼接地比较完整的,再往两侧走,继续前行,就能看到很多残缺的陶马陶俑,有些还在等待专家修复。有意思的是,赵姨说这些兵俑的头部是可拆卸的。

另外,兵马俑是70年代的发现的,发现兵马俑的农民现在是这个博物馆的名誉馆长。临潼这一片的农民因此开启了致富之路。他们在兵马俑附近拉出租车,卖纪念品,开农家院赚钱。实名羡慕了!

普通游客只能在栏杆外看着这些陶俑,而国家领导人或者受接待的外宾是可以走到俑坑里去参观的。赵姨给大伙指了一个收费拍照的地方,可以近距离跟仿制品合影。

从一号坑出来,我们又去了二号坑和三号坑。这两个坑都比较小,也比一号坑深很多,其中一个是秦始皇的指挥部,另一个忘记是什么了。赵姨说吸取了一号坑发掘的教训,二三号坑是先建的房屋再挖掘。三号坑侧面还摆放了很多放在玻璃展柜中的陶俑。

很眼熟的一个就是跪射俑,是挖掘出的唯一一个完整俑,没有经过任何的修复或是拼接。

兵马俑,跪射俑

这些兵马俑刚出土时并非是这般土黄色的,而是色彩鲜艳,栩栩如生的。只可惜由于保护措施不足,很快在空气中就氧化失去了颜色。倘若日后在文物挖掘和保护上能够研究出更先进的技术,彩色陶俑能以真面目示人,定会十分惊艳。

三个坑都参观过后,我们被带着去了蓝田玉的推广销售处。以前我妈妈总是想给我买金吊坠或是手链之类的,我每次都拒绝了。其实主要觉得戴金的会显老。我想着给她买一个蓝田玉的手镯或者吊坠,换换口味,于是就带走了一个980的吊坠,还送了一个稍大的挂在腰间的腰坠。

参观时,赵姨就说秦人的士兵穿着的铠甲就有用蓝田玉制成的,是玉矿中最上层的玉料,比较廉价。她提到如果玉铠甲光泽鲜亮,说明穿着的人身体强健,如果发暗发黑,那么此人身体很可能有异样。

出来之后,我们跟着赵姨边聊边走,她还说了几句陕西话,听着很好玩。她问我们去不去地宫的梦回大秦,现在去还来得及。我们想了想觉得来都来了,就去看看吧,买了票,又花了20块钱打了车。

检票入馆,先是等待一个室内观光加3d眼镜的小车,我们幸运地坐在了第一排。里面每前行一段车头就调转到正对屏幕或玻璃的方向,开始投影或是带3d眼镜观看沉浸式短片,关于大秦,关于秦始皇陵,以及陵墓的机关。

下了车我们跟着馆里的讲解员依次走过大秦的种种,浩浩荡荡的始皇帝送葬队伍微缩模型,秦皇帝陵的内部结构模型,秦国和秦王朝的名臣…

参观到达尾声时,讲解员给我们指向了远处的骊山的一峰,说秦始皇陵就在此处的地下。

返程途中,我们经过华清池,又拍了一下绵延的骊山,便坐602返回了酒店。

骊山远景

晚上我们到洒金桥地铁站的时候才刚刚八点,于是就在洒金桥的美食街准备吃晚饭。这条街两侧的吃食跟回民街不太一样,我们买了两份牛奶鸡蛋醪糟,又继续前行买了肉蛋双飞夹馍,20块钱一份还挺贵的。吃着又干又渴又热,又买了冰镇的冰峰喝。

回酒店的路上,我们发现洒金桥的街道跟回民街是相交的。路上买了一盒西瓜切,一个排队很多人的宫廷牛肉酥饼。十点就到了酒店,是来西安以来最早的一天了。

为了赶第二天上午飞西宁的飞机,我们设了六点的闹钟,洗澡收拾好之后就睡下了。

   
 摸鱼堡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转自:http://moyubao.net/anything/2622/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