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 8月 1st, 2021

大家打游戏时一定遇到过这种糟心的时候,敌方水平明显比我方高出几个八度,碾压式结束游戏。这时候,被虐的你面对的不一定是玩小号炸鱼的对手,也可能是代练车队。

但是在韩国,代练行为已经受法律监管和打击,玩家可以享受良好公平的游戏环境。

2018年12月韩国通过了《代理游戏处罚法》。在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审议之后,韩国《游戏产业促进法》的修正法案已在韩国国会正式通过,并在2019年6月7日起开始实施。根据此次修正案的内容,韩国人在游戏中的代练和开挂行为一经发现,或将被处以两年以下徒刑并罚款两千万韩元(约合人民币十二万元)。

韩国代练入刑

韩国在国际电竞舞台上一直扮演着重要角色,与此同时韩国游戏行业也存在严重的代练问题。以《守望先锋》为例,虽然暴雪公司明确在用户协议中约定禁止进行包括代练行为在内的商业使用行为,但在2017年就有报道称,《守望先锋》韩服的前500名中有100至200个代练帐号。

韩国的这项法案极大地打击了代练问题,可惜我国尚未有此类提案,也许代表们不玩游戏,对于游戏环境缺乏亲身体会吧,又或许是游戏仅仅是游戏,不需要法律对游戏代练进行干预。

竞技类游戏的存在,养活了无数技术一流的代练团队。国内的代练也十分内卷,已经形成了十分成熟的产业。打开淘宝搜索王者,第一个联想词就是王者代练,点进去就能看到各种低价的上分店铺,代打到王者也仅仅是一顿饭钱的价格。

淘宝上的王者代练

无论是竞技类游戏,还是养成类游戏,代上分、代肝交易随处可见。除去淘宝这种代练团队,还有主播在直播间在线接单,其余的也许是为了赚点零花钱的学生党在各大游戏论坛接点小单子。

如今,代练的薪酬更加标准化,一些大型代练工作室照片高级代打的工资都是每月8000元底薪,甚至有在团队中处于核心指挥地位的代打,月薪可以多达3万元。

倘若国内真有机会肃清游戏代练产业,造成的影响定不会小。

   
 摸鱼堡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转自:http://moyubao.net/anything/2103/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